《淮水为墨写人生》



打印】 【页面调色版  】 信息来源:直属机关党委 发布时间:2016-12-10


吴宗越同志正专心著述

 

    吴宗越同志曾是我的领导,年愈古稀,笔耕不缀,退休后已写作出版了多本著述。承蒙他看得起,经常向我提起他的活计进展情况,或将刚写出的文稿让我看看--名曰提修改意见。所以我对他退休后十几年来的状况有大致的了解,感到他始终没有闲下来,总有做不完的事,而且是一般人看来的难事。每每接到他的东西我都深有触动,联想自己光阴虚度,有时不免也想一番作为,但不久消弭于无形。所谓提意见实不敢当,我往往提一些不着边际的空洞看法敷衍塞责,说来甚是惭愧。
    现在他又将《走读大淮河》书稿交我看一看,说,这是上卷,要抓紧在80岁前写出中卷、下卷。说实话,对于这样的大部头,我匆匆浏览后,一下子无从把握,何谈意见呢?只是又一次深深触动了我。几年前,我就想对他作品和他的奋斗人生谈谈感想,但由于自己庸懒习性使然,总是止于行动,一直有如骨鲠在喉。这一次我要说说我的感想,算是读后体会,标志着他对我的鞭策上升了一个层次,也算是对自己多年的想法有个交代。
    吴宗越退休后的任务颇多,这些任务部分来自原单位的工作安排,主要来自他本人给自己制订的工作计划,他自己的一大目标任务是要完成淮河流域水系著述。这是个庞大的计划,当年他退休不久我就听说了。据他介绍要仿照《水经注》体例,从水利行业和社会文化结合的边缘角度,以河道水系为脉络,顺流而下,沿途兼容并包,注释的内容既有河道水系变迁、治理简史、名人、胜迹,又有城镇历史沿革、政治军事文化典故等,以作为淮河水利专著的补充。说实话当时我没太在意,心想这绝非易事,一时之想而已。直到接到他40多万字的沂沭泗水系书稿,我才对这个计划信以为真,很快2006年这个书稿以《沂沭泗览胜》的名称出版了。他转而投入到对淮河水系的著述,期间还出版了《故乡纪事》,作为专家参加编纂出版了《中国河湖大典·淮河卷》,还参加了淮河流域图、《淮系年表》校订等工作,他始终没有放松对淮河水系的著述工作,在做其他工作的间隙不断为这个工程添砖加瓦。多年来,青卷黄灯相伴,披沙拣金为乐,经年累月,2011年底以淮河干流为内容的上卷终于杀青,据说以淮北几个大支流为内容的中卷和以流域东部独流入海河流为内容的下卷也有了相当的进展。他的事业在持续,他的成果获好评,退休后登上了事业的高度,这是对他艰苦奋斗的最好回报,这种喜悦而欣慰是常人不曾有的。我想如此就足够了,他拥有了如此不同而美好的退休生活,这是值得祝贺的!
    吴宗越早在工作岗位时,就搜集了大量的史志、方志、年鉴、报刊以及其他有关淮河的书籍。他的著述主要是通过对各种文献资料的整理挖掘,从中分条缕析可用素材,经过加工恰当地运用到相关条目中。要知道在我们所处地方的文化氛围和环境条件,长期仅靠个人在浩瀚的资料中求索、集腋成裘是相当不容易的。我曾在他的住所看到他的集报成果,将报刊上的文章剪裁下来分类粘贴装订成册,甚是可观,还编出索引目录,这种功夫估计世上已不多了。他的卧室除了门窗之处外,其他沿墙壁空间全为书籍资料占据。当然,这不是说他没有得到帮助和支持,我了解到的情况,有关领导和专家多有支持,主动向他提供典籍素材,赞许他的行为,支持成果出版等。但是,这些帮助都是建立在他不懈努力、有所作为之上的。所以说最重要的还是靠他个人孜孜以求的实干精神,这样的勤奋努力不要说我这样散淡之人难以望其项背,环顾四周也无出其右,可以说,他作为退休之人比起很多在职者的工作都有过之而无不及。说到这,我常常不禁要把不同时代人的事业心作一比较,虽然说长江后浪推前浪,时代在发展进步,但我总是感到我辈的事业心要逊于上一辈人,他们专心致志、总想有一番作为劲头我辈望尘莫及。20多年前,我就目睹了他和李宗新同志作为"水文化"的首倡者奔走呼号,如今"水文化"已大行其道了。而当今的职场新人又逊于我辈,我辈长处在于严谨而有责任心--真是九斤老太的思维。
    该说说《走读大淮河》的读后感想。因为我的家乡在淮河一条支流的上游,所以我拿到书稿最先看流经我故乡河流的内容。久离故土,模糊了旧时的记忆,书稿中很多似曾相熟的东西让我感到无比亲切,很多年少时零碎的印象、一鳞半爪的传闻,还有不曾知晓的小河及其风物掌故,通过河流这一清晰的脉络呈现出来,一下就增加了我对故乡的了解,是一种知识性、文化性、整体性的了解,亲切感人。其中很多内容是一直不曾接触、也疏于了解的东西,可以说,要是没有这样的材料,我将永远不会了解到这些。由此联想到奔腾不息的岁月洪流带走和湮灭了很多往事,闪烁其中的遗珠,就是当今仍生活其间的人们也未必清楚它的来龙去脉;当然这多半缘于生活的压力让人无暇他顾,就像故乡的人们至今仍对山花烂漫、生机无限的春光熟视无睹一样。这就要靠吴宗越那样孤独的跋涉者,点滴收存,雕琢成器,传存于世。由此看来,推动文化大发展大繁荣的道路比我们的想象更为艰辛漫长。从这个角度也反映了书稿的可贵之处,它俯拾古今,去粗存精,不光将淮河干枯瘦削的身影丰满而美丽起来,也传承弘扬了淮河灿烂的文化。
    《走读大淮河》展示给我们的是全景式的淮河画卷。从元古神话传说到人类的治水活动,地理地貌到生态物产,风土人情到红色故事,用河流水系把它们串起来,丰富的知识和鲜活的素材,增加了可读性。书中对淮河水系的介绍是迄今见诸于文字中最为细致翔实的,小到仅数公里的末级支流也没有落下,以这些水系为血脉的土地上的历史文化更是丰富多彩,而关于治水活动和水利工程的介绍也颇为生动活泼。这可能得益于作者校订淮河流域图、淮系年表等深厚功底,能够把山水风貌与文化知识融为一体,成为不可多得成果。这对于从事水利工作的青年职工大有裨益,既可丰富流域水利知识,又可了解淮河源远流长的历史地理文化,更能加深治淮对治国富民和安定社会的重大作用的认识,帮助大家走进千里淮河的山水草木和这片土地曾经的辉煌与苦难,更好地把握今天的使命与责任,建设淮河的美好未来。
    吴宗越是个严于律己的人,除读书著述无其他爱好,虽是退休之人,但有自己固定的作息时间。从我看到和侧面了解到的,他除了早晚在生活小区散散步、活动身体和做必要的家务,其余时间全部投入了工作。他说,每当找到稀为人知的涉水往事的片断,那种由发现而带来的喜悦难以言表,顿时兴趣盎然、乐此不疲。因为他不能花大量时间学会用电脑,所以至今仍是"笔耕",不得有运用电脑之便利,应是比常人增加了一份困难。我总是不自觉地拿自己作比较,我一直与文字打交道,建树没有,艰辛备偿,推已及人,更能体会吴宗越之不易。作为退休之人,仅凭自己的信念,独担此任,已非常人之举,还取得不菲成果,尤为值得称道。不光是他的著述有价值,他这种锲而不舍的精神也是难能可贵的。
    以上文字可能不及吴宗越之一二,他是一个为而不争、功而不居的人,不如此也就不会这样安心为文了。可能是代沟的存在,我从未对他有过专门的了解,甚至没有长谈过。我不想刻意而为,说出点滴印象足矣,这合乎我率真而散淡的习性,或许也更接近为文之道。

 

作者:董开友
责任编辑:唐伟


站内搜索
标题:
作者:
栏目名称:
发布时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