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那一泓清水》



打印】 【页面调色版  】 信息来源:办公室 发布时间:2016-12-12


    2013年这个春天对于宁勇来说,又是一个忙碌的季节。
    2月,时值农历新年,中原大地已是寒风凛冽,千里冰封。宁勇在离家近千里的施工现场度过了又一个春节。很多人都知道,宁勇的身体并不好,陶岔渠首枢纽工程建设这三年,这个七尺多的汉子腰椎间盘突出的问题是越来越严重了。一家三口,爱人在蚌埠,孩子在南京,他两个月休一次假,一家人很难团聚到一起,只有一年的春节,这个愿望才有可能实现。但2013年的春节,他又留了下来。万家团圆、举国欢庆的时候,这个足迹遍布淮河两岸的建设者既有远离家乡的些许孤独,更有建设者由衷的自豪。
    3月,古城西安。时隔六年后,宁勇生平第四次被推上了手术台。了解他的人都知道,这个手术已经不能再拖下去了。这一次,他的腰椎部位又被植入了4根钢钉。4根钢钉植入体内,在健康人听来,总有种彻骨的疼痛,甚至有些恐怖。可宁勇说起来,却让人感觉那没什么大不了的。"当时都睡着了,看不见,钉子埋在骨头里面的,不会摩擦到皮肤、肌肉。"他说道。手术基本还算顺利,几乎没有做什么休养,宁勇又马不停蹄的从西安直接来到了陶岔渠首枢纽工程的工地上。
    "越到收尾阶段,越不敢放松啊",陶岔渠首枢纽主体工程已经完工,宁勇坚持留守工地,一方面确实有很多事情需要他临场指挥和最后定夺,另一方面最主要的还是要给现场所有的参建人员一个信号、一份信心、一个榜样:建管单位的主要领导能够为工程鼓劲加油,为工程的完美收工而坚守,每个施工人员就没有理由不去拼搏,不去努力!
    3月19日,国务院南水北调办张野副主任到陶岔调研工程建设情况时,专程到工地宿舍看望刚刚做完手术的宁勇。详细询问完手术和身体情况后,张野动情地对他长期带病坚持工作,严于律己、爱岗敬业的无私奉献精神给予充分肯定,对他为陶岔渠首枢纽工程建设做出的重大贡献表示了衷心感谢。
    此时窗外,陶岔渠首枢纽工程巍峨耸立,一幅清澈甘甜的丹江水滚滚北上、人水和谐的大美景象仿佛在眼前徐徐展开。

        
治淮设计中的"拼命三郎"

      
    1982年,刚从华东水利学院毕业的宁勇,被分配到淮委规划设计院设计室工作。
    当时,淮委规划设计院刚刚在淮委规划处的基础上恢复建院,草创阶段,一穷二白,一切工作都刚刚起步。当时专门搞设计的人员很少,设备也极其简单,几张桌子一拼,几把椅子一摆,一个设计室就宣告成立了。更棘手的是资料的匮乏,几十年的时代变迁连带着损坏了几乎所有积累的资料,甚至连一张简单一点的图纸都找不到,一切设计工作都需要从零开始。当时正赶上国务院治淮工作会议召开不久,大规模治淮建设即将展开,规划设计任务自然十分繁重,但激励大家奋力向前的更多的则是建设美好祖国的强烈的责任感。"那时候,身上又好像总有一股子使不完的劲",用宁勇自己的话说。仗着年轻,老想着一口气把工作做完,当时真正达到了以办公室为家、废寝忘食的地步。那时候不像现在电子作图,画图完全依靠手工,全是一两米长的大图纸,挂在墙上,完成一张往往都需要集中精力地站上好几天,既是对耐心的锤炼,又是对体力的考验。靠着这种最原始的作图方法,宁勇完成了大量的图纸设计工作,获得了一项又一项殊荣。
    夙夜匪懈,功启山林。淮委规划设计工作实现从无到有、从小到大、从弱变强,发展成为治淮的重要技术支撑和中坚力量,饱含着宁勇这样的设计者勇于拼搏、敢于拼命的开拓。正是靠着这种拼搏加拼命的精神,在治淮19项骨干工程中,每一项成就都深刻铭记着宁勇和他的同事这样一批规划设计人不可磨灭的贡献。
    连续数年的高强度工作,严重影响了宁勇的身体健康,缠绕他一生的腰椎问题正是那时候落下来的老病根。1986年,这个年仅29岁的年轻设计者就患上了腰肌劳损,腰肌劳损逐渐演变成腰椎间盘突出。

          
打造淮河"中流砥柱"

       
    淮河中游地区,历来是我国重要的农业和能源基地。
    早在1958年,国家就开始动工兴建临淮岗工程。后因国民经济困难而停建。原来的宏伟蓝图被束之高阁,未完工的工程由于未形成整体规模,根本无法发挥效益,变成了"晒太阳"工程,这一等就是40年。
    要彻底改变中游遇大洪水无法控制的状况,保障区域社会经济的发展和稳定,必须尽快开工建设这一世纪工程。2000年9月,宁勇被选任为临淮岗洪水控制工程建设管理局副局长兼总工程师,2003年7月,又被委以临淮岗洪水控制工程建设管理局常务副局长的重任。
    "重任"之所以"重",是因为该项工程的特殊性。临淮岗洪水控制工程规模巨大,涉及面广、单项工程多,其自身特点十分显著。工程跨安徽、河南两省三市四县,影响范围大,各种矛盾复杂;同时主体工程项目多,仅主、副坝就长约77.6公里,施工强度及施工干扰大;施工战线长,淹没影响处理工程项目分散,建设管理难度大;工程占地拆迁及移民安置工作量大,任务重,直接影响主体工程实施进度;工程建设资金来源和种类较多,是首批实行财政国库集中支付试点项目,更是对管理工作提出了新的要求:这是一块名副其实的"硬骨头"!
    在这样的情况下,宁勇把保证工程进度和质量做为他的第一目标,带领建管局上下发扬无私奉献、勇于拼搏的精神,逐一攻克工程建设中的移民、管理、技术等种种难题,牺牲了几乎所有的节假日,保质保量完成了工程建设各项任务。这期间,他腰椎间盘突出再次复发,刚过50岁腰开始直不起来了,但他并没有因为病情影响工作,工地上依然有他现场查看和指挥的身影。不同的是,每次下工地时他都会给自己带一个小马扎,不能站着,他就坐在工地上完成工作。直至2007年工程竣工验收后,他才做了第三次腰部手术,腰椎部位被植入了4根钢钉。
    大禹治水,三过家门而不入。自古以来,为了治水梦想,多少水利人牺牲小家为大家。"三过家门"不是不想回,而是回不得。对远离家乡来到这个偏僻临淮岗小镇的宁勇来说,日常工作的辛苦算不了什么,汛期24小时的防汛值班、凌晨去察看现场算不了什么,获得的各种荣誉更没有什么大不了,牺牲最大、让人愧疚更多的还是家庭,特别是汛期和混凝土浇筑期间,这时如果家里有事,特别是孩子生病,爱人半夜打来电话,最揪人心。当时宁勇妻子正患高血压,由于长时间的夫妻两地分居,他妻子有病昏倒,却不愿意告诉自己的丈夫,而是自己去医院挂号排队医治。作为建管局的家属,她何尝不愿意自己的亲人在最需要的时候在身边,可是这显然做不到,两三个月不回家是家常便饭。建设者们为了临淮岗工程建设,失去了多少家庭幸福,换来的是一座座辉煌壮美的治淮丰碑。
    在他和一帮建设者共同努力下,经过6年的艰苦奋战,临淮岗洪水控制工程胜利建成,淮河人多年的梦想变成现实。2006年11月6日,时任国务院副总理回良玉亲自主持了临淮岗洪水控制工程建成仪式,一条主坝飞跨淮河两岸, 12孔深孔闸、49孔浅孔闸、临淮岗船闸等一字排开,像一条气势宏伟的长龙截住了滚滚淮河水。淮河干流从此结束了无控制性枢纽的历史,淮河防洪、灌溉进入了新阶段。

       
精心铸造南水北调中线"水笼头"

        
    "南方水多,北方水少,如有可能,借点水来也是可以的。"1952年10月的一天,毛泽东南巡,望着滚滚东去的黄河波涛,以战略性的眼光提出了南水北调的伟大构想。让南方充盈之水北运,去滋润干渴的北方大地,是几代中国人的梦想。时光荏苒,历史定格在2002年12月27日。这一天,南水北调工程宣告全面开工!这一刻,人们足足等了50年。
    2003年12月30日,南水北调中线调水工程正式开工建设。作为南水北调中线调水源头--丹江口水库,控制着汉江流域面积9.52万平方公里,年均入库水量387.7亿立方米。如果说丹江口水库是南水北调中线的蓄水池,陶岔就像一个"水龙头",控制着丹江口水库的水从这里流入输水干渠,流向北方。陶岔渠首枢纽因其独有的渠首"龙头"地理位置,被列为控制总工期的关键设计单元工程。其主体挡水建筑物包括重力坝、引水闸及电站等,任务艰巨,责任重大。
    淮委治淮工程建设管理局因多年骄人的水利工程建管成就被国务院南水北调办公室和水利部联合委以工程建设管理的职责,宁勇则以其出色的工作业绩和丰富的建设经验被任命为南水北调中线一期陶岔渠首枢纽工程建管局局长,开始了他治水历程中的又一个攻坚战。
    陶岔渠首枢纽工程远离治淮大本营,人际基础的缺乏和地域文化的差异,使工程建设从开始就面临着难以想象的困难。此外,工程涉及到的移民征迁问题,协调工程建设与地方工农业经济发展关系等问题也逐渐显现了出来。
    按照初步设计要求,陶岔渠首枢纽工程施工期间,应保证下游灌溉用水需要,每年3-4月和7-9月为引水灌溉期。
    2011年初,南阳地区遭受了严重干旱,连续七八个月当地没有一次有效降水,玉米收不上来,种下的小麦又面临着减产和绝收的威胁。此时,渠首大坝第一仓混凝土已经开仓浇筑,建管局正在为2011年6月具备度汛条件的节点目标全力以赴、奋力拼搏。
    渠首枢纽是抢出工作面,提前给下游百万亩良田一次注入救命水的机会,还是按部就班施工,早日达到度汛条件?国务院南水北调办向淮委陶岔建管局发出指令,要求务必于2月20日前具备向下游灌溉的导流条件。哪怕多抢出一天,对于下游150万亩良田来说,也是解了燃眉之急。
    宁勇及时组织参建单位对施工方案进行了专题研究,调整施工方案和总体施工进度计划,增加引水灌溉临时导流工程。
    就在这一关键时期,宁勇腰病再次复发,已经到了只能躺、不能坐的地步。
    旱情就是命令,时间就是生命。宁勇的"拧"劲又上来了,他拒绝了回家休养和马上做手术,因为陶岔离不开他。
    他选择了坚守工地,即使不能亲自去现场,也要躺在寝室内批阅文件,听取汇报,坐镇指挥。"在工地上更加方便,很多事情电话里说不清,必须在现场处理,这比千里之外遥控指挥好多了",他得意地告诉我们。
    2011年春节,宁勇拖着病体带领建管、设计、监理、施工单位310多名工作人员日夜坚守在工程建设一线。白天,争分夺秒;晚上,灯火通明,大家加班加点,夜以继日,昼夜施工。
    2011年2月19日,连续多日高强度的施工后,具备过水条件灌溉导流工程终于完工。20日,丹江清水通过灌溉导流工程为干旱数月、亟待灌溉的南阳引丹灌区百姓送去了一渠救命之水。
    而更让人惊喜的是,在工程总工期本身就极为紧张的前提下,工程建设进度比原计划又提前了3个月。
    2012年9月,大坝主体工程完工的节点目标提前实现。
    当地人总结陶岔渠首的历史自编了一段顺口溜:"一江丹水,两心相盼,三代伟人,共谋四海昌平,五谷丰登,六载心血,齐心协力,八万民众,共建九曲丹渠,十里长渠。"
    按照计划,2013年底,整个南水北调的中线工程就将竣工。2014年汛后,这条中国大地上的新水脉,将挟裹着楚汉魂魄的气血,一路欢快地流向远方,一直流到祖国的心脏,去充盈华北儿女的经脉......

      
"质量是干出来的"

       
    "质量是干出来的"这是宁勇常挂在嘴边的口头禅,"抓质量必须认认真真,踏踏实实,不管有多少环节层次,不管管理难度有多大,都不能成为放松工程质量的理由。"
    质量是干出来的,其关键一在制度创新,二在建设者的素质。
    为加快进度 、保证质量,南水北调工程建设采取了 "高压"、"稽察"、"飞检"、"专治"、"举报"、"约谈"、"通报"、"惩处"等众多措施,既给陶岔建设者以巨大压力,也给他们以推动工程建设步入最佳境界的无穷动力。在陶岔枢纽工程建设一开始,宁勇就明确提出了陶岔渠首工程必须确保创省部优,争创国家优质工程的质量目标。
    "设备不行换设备,方式不行换方式。"有目标就有动力,有动力才能从抓制度建设入手,探索强化保障质量的长效机制。在陶岔,宁勇和其他建设局领导创造性地制定了日巡查制度,成立了由建管、监理、设计、施工等参建单位组成的质量巡查组,每天在施工现场进行质量检查,对发现的问题及时提出整改要求。同时,补充完善了《陶岔建管局原材料质量管理制度》、《陶岔渠首工程质量管理制度》以及《陶岔渠首工程质量奖惩制度》等等,从不同层面想办法,调动一线施工人员的积极性。实行施工记录实名制,干每一项工作,无论是钢筋工还是模板工,都在在关键部位写上自己的名字,因此每个人明明白白,责任心自然提高了。
    在淮委,宁勇是为数不多的几个达到专业技术二级的教授级高工。同事们爱说:老宁是个爱琢磨的人,总有好点子,没有他在,工程不会完成这么快这么好。宁勇自己却说:这关键还是一个责任意识的问题,只有开动脑子干工作,才能在进度上有突破,工程质量上有保障,建设资金上有节减。
 临淮岗工程这一世纪工程施工时,他带领一帮建设者积极采取措施,高度重视新技术、新工艺的运用,积极探索科学的建设管理办法,攻克了一系列施工技术难题。49孔浅孔闸加固改造工程是临淮岗工程一个主要的单项工程,是整个工程中工期紧、施工工序复杂、技术难度最高的难点工程。在施工过程中,需拆除老闸工作桥、公路桥及部分闸墩等的表层碳化混凝土,若按常规方法拆除,工效低、工期长,势必影响进度和质量。宁勇积极组织监理、设计、施工单位反复研究,决定采用微裂爆破拆除工艺,拆除闸墩上部表层碳化混凝土,大大加快了拆除进度,取得了较好效果。49孔浅孔闸闸墩外包薄壁混凝土浇筑是施工中遇到的另一道难题,难点在于新浇混凝土厚度仅15厘米,在国内水利行业尚属首例,不仅浇筑施工难度大,而且薄壁混凝土极易出现裂缝。曾有专家预言,出现裂缝是不可避免的。如果不能有效控制外包薄壁混凝土裂缝和解决新老混凝土的黏结问题,将直接影响工程质量。宁勇同志本着对工程质量高度负责的态度,积极会同设计、监理、施工单位和有关专家共同研究对策,带领一帮技术人员跑科研院所、进学校、蹲实验室、进行技术攻关、联合优化设计,提出一系列技术措施,并要求施工方先试验取得成功后再施工。经过多方的共同努力,技术难题终于被破解,不仅按计划完成了施工任务,而且有效地保证了闸墩外包薄壁混凝土的浇筑质量,被专家称赞为开了"金包银"混凝土施工的先河。成果还获得了水利部大禹水利科技三等奖、2005年淮委科学技术一等奖。
    为了淮河安澜、清澈、富庶的这一泓清水,为了打造输往祖国心脏的黄金水脉,像宁勇这样的建设者做了太多太多,贡献了太多太多,也付出了太多太多。
    谈起个人的贡献,他提起最多的是"空谈误国,实干兴邦"。他如数家珍的说起那些治淮建设中无私付出的同事们:有长期奋战在基层的,有积劳成疾的,甚至还有英年早逝的;说起那些默默奉献的行蓄洪区百姓,说起那些作别故园离乡迁居的库区移民,却很少提及自己伏案倾心血的辛劳和跋山涉水的艰苦,很少提及自己远离家乡妻子孩子的孤独。考虑到他的身体状况,组织上曾劝他离开工地到后方工作,可他对工程一往情深,几次动员都没有打消他的执着,他心系前线,是"献身、负责、求实"这一水利行业精神的真实写照!
    "我做的都是自己应该做的,把别人放到我的岗位上,相信都会做出同样的成绩",这位身上打了8根钢钉依然奋战在治水第一线的汉子、这位在治淮事业中战天斗地的建设者如此平静地对我们说。

作者:郑朝纲
责任编辑:唐伟


站内搜索
标题:
作者:
栏目名称:
发布时间:


  相关信息:


《淮水为墨写人生》
《微行大爱 情洒富宁-...